2022-09-23

昔日光伏龙头汉能集团负面缠身“首负”李河君回A之路或渺茫

返回

发布时间:2022-09-23 07:53:24 来源:od电竞入口 作者:od电竞直播


  近日,国务院国资委制定印发《提高央企控股上市公司质量工作方案》,对提高央企控股上市公司质量工作作出部署。发现网关注到,其实不仅仅是央企控股上市公司本身需要高质量发展,与央企多有合作的企业或公司同样也存在高质量发展问题。比如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能移动能源)及其相关企业的合作客户中有众多央企,且其关联公司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能薄膜发电(退市),与一些地方政府有过产业园合作项目。业内人士指出,像这类与地方政府合作产业园项目的“类央企关系户”同样也要重视企业自身的高质量发展问题。

  资料显示,截至目前,汉能移动能源3次申请破产清算,但最终都以申请人撤回而终;企查查资料中,汉能移动能源更是涉及法律诉讼信息过千条。当前形势如何高质量发展?回A之路希望几何?发现网向汉能移动能源公开邮箱发送采访函请求释疑,但截至发稿前,对方并未予以合理解释。

  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汉能控股登陆香港资本市场,并于3年后更名为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有限公司,2015年7月15日停牌。汉能移动能源曾用名汉能移动能源控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彼时为汉能薄膜发电大股东。

  汉能薄膜发电主要从事制造硅基薄膜发电组件制造用设备及整线生产线;铜铟镓硒(CIGS)薄膜发电整线生产线技术开发及生产;建造薄膜发电地面电站和屋顶电站以供销售;及薄膜发电应用产品的开发。

  值得注意的是,彼时无论是媒体报道还是汉能薄膜发电的公告中,汉能移动能源皆为汉能薄膜发电的控股股东。但就汉能薄膜发电退市前2018年年底已披露的数据显示,汉能薄膜发电的第一大股东为Hanergy Investment Limited,持股35.27%;第二大股东为汉能水力发电集团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为金江水力发电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江水力发电),持股24.54%;前者为后者100%控股子公司。

  就目前企查查公开的关系图谱来看,汉能移动能源与金江水力发电并无直接联系,不过二者披露了相同的官方电话,皆为汉能集团关联企业。

  在港股上市的汉能薄膜发电刚开始几年业绩平稳向好,直到2015年,汉能薄膜发电遭遇打击。20分钟蒸发了百亿市值,创始人李河君的身家缩水近千亿。同年7月15日,汉能薄膜发电被交易所通告停牌,停止上市公司股份买卖;7月20日,汉能薄膜发电披露《终止持续关联交易》。

  此后一直到2019年6月11日汉能薄膜发电完成私有化撤回上市,汉能薄膜发电也没能复牌。据了解,主要因为其无法完成一项复牌条件,即出具一份由审计师确认的财务报表。2018年财报,审计师由于无法判断部分应收款能否收回,对整份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也就是说,4年时间汉能薄膜一直无法出具一份由审计师确认的财务报表。

  彼时,汉能移动能源表示:“对于内地A股上市,已聘请中国顾问展开就A股市场上市的尽职审查。预计有关上市重组步骤将于计划完成后六个月内完成。”但就目前的情况,回A已被无限期搁置。

  2019年7月汉能集团曝出大面积欠薪事件。同年10月15日,李河君在汉能集团官网发布一封长达三千字的《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言辞恳切,且信中表示:“从现在情况看,我们11月应该可以恢复正常发薪,在这个基础上,今后每个月,除正常发放当月工资外,给大家补发以前所欠工资每月的50%,直到全部补齐为止。”

  但现在来看,这一事件仍未得到解决。李河君后来在2019年底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出现欠薪事件的直接原因是应收账款没有及时回笼,而这与上述2018年财报被审计师因无法判断部分应收款能否收回,对整份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的情况呼应。Wind数据显示,2018年汉能薄膜发电应收款项合计120亿元,其中应收账款及票据36亿元,其他应收款84亿元。

  欠薪事件曝出以前,汉能薄膜发电的产业园项目正如火如荼展开。2017年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已有三个产业园项目公司向汉能集团购买薄膜生产线,分别为四川绵阳、山西大同及山东淄博产业园项目,销售合同总金额约人民币113亿元。

  目前,汉能移动能源3次申请破产清算,但都以申请人撤回而终。汉能移动能源尚且如此,其他汉能集团关联企业更是多被清算,资料显示,汉能集团旗下包括浙江长兴汉能薄膜太阳能有限公司、广东汉能薄膜发电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和上海汉能薄膜发电有限公司等在内的多家公司已被破产清算。

  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6月17日,汉能移动能源涉及法律诉讼超999条,存在被执行人信息13条;失信信息52条;限制高消费333条;终本案件274件;裁判文书325份。

  其中,汉能移动能源与大同大昶移动能源有限公司诉汉能移动能源、北京精诚铂阳光电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精诚铂阳)买卖合同纠纷引起发现网关注。

  据了解,大同大昶移动能源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山西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此前,为建设大同移动能源产业园,代表大同市政府的大同经济发展投资有限公司,及大同地方国有企业大同煤矿集团同曦新能源有限公司和汉能移动能源,共同成立项目公司“大同大昶移动能源有限公司”。

  2020年10月11日,山西省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上述买卖合同纠纷案【(2020)晋02民初100号,(2020)晋02民初100号之一】。裁定对汉能移动能源持有的大同大昶移动能源有限公司20%的股权予以冻结,期限至2022年8月20日。

  2022年3月31日,大同大昶移动能源有限公司与精诚铂阳,汉能移动能源买卖合同纠纷的案件【(2022)晋民终136号】开庭,上诉人为大同大昶移动能源有限公司。此次庭审,被上诉人汉能移动能源及精诚铂阳皆为出庭。

  曾经共同合作的“老友”如今已对簿公堂,汉能集团的发展可谓大起大落。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光伏行业龙头是最危险的,因为技术变动要换设备,有设备的全是沉没成本。李河君更曾感慨:“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薄膜行业的艰难性,但我以为两三百亿的投资就差不多了,用金安桥水电站的盈利投五六年就行。但没想到所需要的投资这么多,行业培育期这么长。”


TAG标签耗时:0.0024280548095703 秒